【叶喻/叶张】《小木偶去哪儿了呢?》[一发完结]——祭祭酱生贺

-为了防止被打,我要先解释一下对一个叶神脑残粉来说什么叫BE

BE:叶神不开心,且这个不开心无法挽回

-所以这文是【叶喻】,【张→叶】,所以是叶喻HE,叶张BE,我心痛,让我先去哭一会儿。

-祭祭酱生快么么哒! @祎祭 

-祭祭酱生快么么哒!

-祭祭酱生快么么哒!

-本来是想写童话风的,结果写出来觉得是:【童话狗血天雷OOC虐心风】(不要问我这是什么风格!

 

看文前戳我日常投票给叶神!

投老叶投老叶投老叶啦!可以的话请带上沐沐谢谢!

大号小号一起上!

谢谢,爱你们!

 

废话太多了,进入正文!

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

 

 

《小木偶去哪儿了呢?》

   

Chapter 1(一发完结)

 

这一年初夏,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,一对双生子在王宫里呱呱落地,国王王后都开心极了,还特意为这两个孩子请来了女巫测算命格。

 

女巫的水晶球在叶秋的上方快速的转动了数圈,女巫在一旁闭着眼睛点头说:“这个小王子是国王命。”

 

“国王命?那我的大儿子呢?”国王问。

 

女巫的水晶球转到叶修上空,水晶球忽的停止了转动,从上空落下,女巫的眼睛猛地睁开,接住落下的水晶球的同时看向叶修:“这个孩子……”

 

“怎么?”国王问。

 

“很奇特的命格。”女巫只说了这几个字。

 

这几个字之后,国王和王后再怎么问,女巫都没再多说什么关于叶修命格的事,只是把水晶球留给了叶修,说如果以后有什么事,可以拿着这个水晶球去找她。

 

一个月后,大王子和小王子的满月,前来祝贺的木偶师送给了大王子和小王子一人一个小木偶。

 

小王子的小木偶是个水灵可爱的女孩子,小王子看上去好像很喜欢。

 

大王子的小木偶是个清俊秀气的少年,大王子看上去好像也很喜欢。

 

不久后的清晨,叶修发现了一个秘密——小木偶会动,那时的叶修还年幼单纯,他拉着比他还高大的小木偶的袖子问:“为什么你会动?”

 

“……”少年模样的小木偶没有说话也没有再动弹,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是叶修的错觉。

 

那之后,叶修便有了和小木偶说话调戏小木偶的习惯:

“父王和母后好正经。”

“叶秋真蠢哈哈哈。”

“今天来拜访的公主挺好看的,叶秋挺喜欢的。”

“我当年是不是眼花了,怎么那之后就再没见你动过。”

“别板着脸了,笑一个啊。”

……

 

叶修念书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书桌边守着。

叶修吃饭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餐桌边守着。

叶修洗澡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木桶边守着。

叶修睡觉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床边守着。

……

 

在小木偶一日日的陪伴中,修王子一日日的长大。

 

叶修16岁这一年,国家来了一个十分强大的女巫,那是一个‘走婚女巫’,她走过很多个国家,但凡遇到心仪的王子,就会向王子求婚,这20年内,她走过了78个国家,求婚4次,被拒4次,而拒绝她的王子,全部都在不久后离奇失踪,第一个王子消失的国家的国王还因此对女巫动用了军力,后来,那个国家便整体陷入了沉睡,之后的三个国家引以为戒,才没再酿成悲剧。

 

而这天,叶修醒的比以往早些,并且一醒来他就发现:始终在他床边守着的小木偶竟然不在床边。

 

王宫的某一处,小木偶拿着一根树枝在泥土地上比划着:[你是什么人?]

 

小木偶的对面是一只火红的小狐狸,小狐狸笑着回答:“我只是来提醒这个国家的两个王子不要和女巫打照面。”

 

[你也知道这个女巫的咒术?]

 

“恩?原来我们是同命相连,你是哪个国家的王子?”

 

[格拉斯国,张新杰。]

 

“克尔顿国,喻文州。”

 

[我不能动,你拦住他们。]

 

“叶秋那儿去过了。”喻文州顿了顿,笑问:“你的诅咒是什么?”

 

[20年内不能说话。]

 

“格拉斯国的话,没剩多少年了吧?”

 

张新杰多看了喻文州几眼,虽然只是一副狐狸的外表的微笑,但张新杰依然感觉出了那笑背后的些许苦涩:[还有4年,你是什么诅咒?]

 

“20年内找到一个喜欢的人,并且获得他一个吻。”

 

[我记得克尔顿国就是在差不多20年前全部陷入的沉睡。]

 

“恩,还有一个月,他们就会醒了。”

 

张新杰放下了树枝,几下糊掉了地上泥土的痕迹,似乎不打算再交谈,对于克尔顿国和喻文州身上的诅咒,他隐隐有些猜测,但是还不能肯定,不过这些猜测很快就被他排出脑外,这个时间,叶修差不多要快醒了,他该回到床边了。

 

“哪里来的臭狐狸,竟然敢偷修王子的木偶。”一声士兵的大喝传来,张新杰立刻不再动弹,喻文州转头,便看着一群侍卫蜂拥而来,将他团团围住。

 

“都下去吧。”侍卫的后方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

“是。”侍卫长闻言一句话没问,手一挥,全部侍卫又如潮水般退了去。

 

叶修走到张新杰面前,先动了动他的头,又动了动他的手说:“头偏了些,应该在这里,手的形状也不对,应该是这样。”

 

张新杰没有动,虽然手指传来的温热触感让他晃了晃神,但他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,他的头没有偏,手形也没有不对。

 

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会动。”

 

喻文州看着极力掩饰的张新杰和自信满满的叶修,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:“呵。”

 

叶修早就看到了这只狐狸,但对于这狐狸会发出人的声音还是吃了一惊,随即又想到这边还有个木偶会动呢!

 

叶修看着喻文州指着张新杰问:“你是他的朋友?”

 

喻文州无视张新杰的眼神示意微笑道:“刚认识而已。”

 

叶修顺手抱起喻狐狸转头看张新杰,似乎在向张新杰出示一个证明,张新杰知道这次糊弄不过去了,索性不再装,又捡起树枝比划:[我不能说话。]

 

喻文州怔了怔,竟然没有挣开叶修,大约是因为狐狸天生贪恋温暖,而叶修的怀里,十分的温暖,他这么和自己说。

 

自从克尔顿国集体陷入沉睡,喻文州就再没有遇到过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人或事,所以他从未在什么地方停留过,而今天,他对这个初次见面的王子感兴趣了。

 

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

 

也许是因为张新杰的角色突然从一个木偶变成了一个会动的木偶,也许是因为王宫又住下了一只喻狐狸,张新杰和叶修的生活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。

 

以前,叶修念书的时候,小木偶在书桌边守着。

现在,叶修念书的时候,小木偶依然在书桌边看着,但却有一只红狐站在书桌上和叶修共同探讨功课,张木偶第一次感受到有口不能言的苦涩。

 

以前,叶修吃饭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餐桌边守着。

现在,叶修吃饭的时候,小木偶坐在一边看着,看着叶修给喻狐狸吃肉,张木偶在心里反问自己:为什么你不需要进食?

 

以前,叶修睡觉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床边守着。

现在,叶修睡觉的时候,小木偶依然在床边,而贪恋温暖的狐狸却可以钻进被子里,张新杰抬起自己的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,木头,不需要温暖啊。

 

以前,叶修洗澡的时候,小木偶就在木桶边守着。

而这次,叶修洗澡的时候,似乎随口问了句:“文州,你要洗吗?”

张新杰没有再听下去,他走出了房间,这是第一次,他对叶修,起了避嫌之心。

 

“怎么出来了?”喻文州的声音在张新杰身后响起。

 

张新杰走到一边树下,找了根树枝,继续在泥土地上比划:[避嫌。]

 

“避…嫌?”喻狐狸愣了愣,勉强笑了笑看向夜空:“原来……”他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但他们都知道后面是什么。

 

似乎过了很久,喻文州才继续说:“这些日子打扰你们了,我也是时候去下一个国家了。”

 

[你可以破解诅咒。]

 

“破解诅咒吗?我从没想过。”

 

喻文州话语中的坚定,让张新杰想到了初见时他的猜测:[你的国家,和你的诅咒,只能二选一,是吗?]

 

喻文州迎上张新杰的目光,很自然的笑道:“你想多了,我是去下一个国家寻找自己喜欢的人。”

 

“去下一个国家寻找自己喜欢的人?”洗完澡的叶修拉开房门重复,门外的喻文州和张新杰都惊了惊,而地上那行张新杰写下的字,还未来得及抹去痕迹,张新杰也没急着去抹去,因为他知道,叶修已经看到了,这时候做任何动作都是欲盖弥彰。

 

喻文州看了看地上的那行字,笑着点头:“是啊,我要去下一个国家寻找自己喜欢的人,破解我的诅咒,救我的国家。”

 

“所以,那个‘走婚女巫’来的这些天,你们让我和叶秋一直假装得了传染病,你是那个沉睡之国克尔顿国的王子?而你在我出生后不久就来了,按时间来算,是格拉斯国王子?”叶修问。

 

两人都没回答,叶修看向张新杰:“你不能说话是因为诅咒?”在张新杰点头后,叶修继续问:“怎么解除诅咒?”

 

[还有4年就自动解除了。]

 

叶修点头看向喻文州:“你在找你喜欢的人,也是因为诅咒?”

 

喻文州点头:“恩,所以我必须离开,我只剩下7天时间了。”

 

“别走了,我让你喜欢。”

 

张新杰和喻文州同时怔住了。

 

皎月当空,繁星灿烂,如此良辰美景,如此情深的八个字,却是张新杰的求而不得,却是喻文州的想求而不能求。

 

张新杰转身抬步,这样动听的话语,这样的情深,不属于他。

 

喻文州避开了叶修的视线看天上,明月星空,都不能与叶修争辉,牙齿抵在舌尖,嘴里的丝丝腥甜拉回了喻文州的理智,狐狸努力的让自己的嘴角勾起平时的弧度,努力让自己每个字的发音都清晰: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 

叶修好像没听见喻文州的话,他习惯的将喻狐狸抱起进房:“你的国家和你的诅咒,只能二选一,是什么意思?”

 

“那只是张新杰的猜测。”

 

“我相信。”

 

“好吧……修王子,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?”

 

“告诉我,怎么解咒。”

 

“找到我喜欢的人。”

 

“你的国家呢?”

 

“7天后会自行解除。”

 

“呵。”叶修冷笑。

 

这大半个月以来,叶修的很多种笑他都见过,唯独冷笑,是喻文州第一次见,他也知道,这无论如何都是圆不过去的,毕竟大半个月前优哉游哉住下的是他,今天又信誓旦旦的说赶时间的也是他,言行如此自相矛盾,对从小聪明的喻文州而言,真是第一次。

 

喻狐狸在叶修怀里动了动,突然变的顺服下来:“叶修,我不走了。”

 

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

 

小木偶靠在一棵树边看着白日里叶修看的书,他多次想说出他的见解,他的看法,可是他不能说,他就写,可是他是个木头,不会转弯,写字慢,每次他写好什么,他们已经说到后面一个话题了。

 

晚风徐徐吹来,俗话说‘春冷刺骨寒’,张新杰这时才第一次体会到,春日的晚风好像能穿过这木头的缝隙,在空荡荡的身体里呼啸着,撕扯着,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冷,刺骨的寒冷,同时还有疼,刀割般的疼。

 

要不要回格拉斯国?

 

这个念头在张新杰脑中一闪而过,但很快就被张新杰否定了,他可以离开,但绝不是这时候,这时候走,像极了落荒而逃,而他,不愿逃。

 

一夜的时间好像很长,又好像很短,当天边渐渐泛起白光,叶修的房门一开一合,张新杰转头便对上了喻文州的视线。

 

“再见。”喻文州笑道。

 

[再见。]

 

这次,张新杰没有去找什么树枝,而是直接用手指在地上比划,反正不过一个木偶,何必在乎这些淤泥。

 

喻文州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终究没开口,几个起落,上墙,跃出王宫。

 

张新杰推开叶修的房门,靠在床边闭上了眼睛,心里一片平静,一切就好像回到了从前。

 

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

 

叶修睡醒的时候,怀里没有小狐狸,而小人偶依然守在床边,一动不动,好像从未动过。

 

“新杰?”

 

没有回应,没有动作。

 

“文州呢?”

 

依然没有回应,依然没有动作。

 

叶修拍了拍张新杰:“怎么?又和我装不会动?”

 

还是没有回应,还是没有动作。

 

“来人。”叶修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

几个侍卫走进来,单膝跪地。

 

“我养的狐狸呢?”

 

“狐狸?修王子什么时候养过狐狸?”

 

“别开玩笑了。”

 

“属下确实不曾见过修王子有养过狐狸,因为‘走婚女巫’到来,国王和王后找了国内的女巫给两位王子施了咒术,两位昏睡了大半个月,今日才醒。”

 

“昏睡大半月?”叶修转身便去了他平日看书的书桌,找了几本他记忆中的书翻开,一片空白,没有他记忆中的批注,也没有那狐狸的爪印。

 

做梦吗?如果不是,怎么可能消失的如此干净,不留任何痕迹。

 

叶修看了看床边的小木偶,再次开口:“新杰。”“新杰。”“新杰。”

 

直到叶修拿着一直收好的水晶球离开,张新杰忽然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,从不知道叶修还能有这种温柔到蛊惑人心的时候,那三声“新杰”,一声比一声温柔,一声比一声诱惑,诱惑到让张新杰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都差点崩盘。

 

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

 

这一天,是整个克尔顿国的‘复活日’。

 

王宫里,一棵树上,坐着一只火红的小狐狸,他看着天上,嘴角是淡淡的笑意,脑中是那句‘我让你喜欢’,不如何动听,却胜过这世间话本中的万千情话。

 

王宫外,一个房顶上,站着一个黑袍女巫,对于这个第一个让她看上并且拒绝她的王子,对于这个第一个敢反抗她的国家,她确实有些好奇。

 

在距离女巫不远处,一个少年正张弓搭箭,弓是上好的弓,箭是上好的剑,目标,直指女巫。

 

少年的身后不远处,跟着一个穿着怪异的‘人’,整张脸都裹在布后面,独留一双有些奇怪的眼睛。

 

克尔顿国的人民到国王,一个一个的苏醒,树上的狐狸最后看了一眼王宫,窜了出去,为了亲人和子民的苏醒,他等了二十年,现在,他用自己去和女巫赌这一局,赌赢了,他就去找叶修,赌输了,那大半月时光,就是浮生一梦。

 

而另一边,伴随着有民众苏醒,叶修手里的剑脱弦而出,以比箭矢还快的速度飞向女巫。

 

女巫转头,便看见一燃烧的飞剑射来,大惊之下,立刻要躲避,却突然觉得双脚一紧,低头就看到一个整张脸都裹着布的‘人’,正死死的抱着她的脚。

 

“放手。”女巫一边踹着脚边的‘人’一边嘶声吼道,她第一次慌了神,她什么都不怕,独独怕火,而知道她怕火的,就只有另一个总和她过不去的女巫,也就是叶修出生时,送给叶修水晶球的女巫。

 

地上的‘人’抬头看她,眼里是冰冷的寒意,女巫愣了愣,这双眸子,似曾相识。

 

带火的长剑插入女巫的肩头,女巫嚎叫着滚下了屋顶,当然,还有一‘人’和女巫一起滚下屋,他拔出还带着火的剑直直的插入女巫的心脏。

 

女巫的眼里迸射出强烈的恨意,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将手上的法杖击向此人的心脏。

 

女巫在火光中灰飞烟灭了,被女巫击飞的人呢?

 

一阵白光包裹住他的全身,面上的布一层层滑落,叶修冲过来的时候,只来得及接住他。

 

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男子,光洁白皙的肌肤,棱角分明的脸庞,幽暗深邃的眸子,一切都很美好,只是,叶修不认识。

 

“你还好吗?”

 

“……”张新杰张了张口,也许是因为十六年未曾开过口,也许是因为体内生命的流逝,他一个音也没发出来。

 

“我带你去王宫找女巫。”叶修将张新杰打横抱起,向王宫走去。

 

王宫门口,喻狐狸忽的被一阵白光包裹住,他愣了愣,回过神时,已经恢复了人身。

 

喻文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在原地慌了一会儿神,抬步时便见叶修抱着一人匆匆进了皇宫。

 

抬起想要招呼的手僵在了空中,喻文州苦笑了笑,虽然早知道如果能回到人形叶修会不认识他,但擦肩而过的时候,心里还是一抽。

 

“王子?!”侍卫看到喻文州惊喜的叫出声。

 

“恩,去给他找王宫里救人的女巫。”喻文州向侍卫点头后吩咐。

 

而此时,张新杰却微笑着闭上了眼睛,从前,小木偶不需要温暖,所以他从没在修王子怀里呆过,现在,他总算知道那只喻狐狸呆在他怀里的时候,感受到的是怎样的温暖,安心与满足了。

 

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♦———

 

叶修离开了自己的国家,喻文州也离开了自己的国家,他们走过一个个国家,寻找他们的朋友。

 

蝴蝶飞过他们身边。

 

蜻蜓飞过他们身边。

 

鸟儿飞过他们身边。

 

……

 

蝴蝶问蜻蜓:“修王子身边的小木偶呢?”

 

蜻蜓问鸟儿:“修王子身边的小木偶呢?”

 

鸟儿问燕子:“修王子身边的小木偶呢?”

 

……

 

小木偶累了,应该是回家了吧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对了,要解释一下,因为不知道杀死女巫之后,被她诅咒的人是会都死去还是解除诅咒,所以喻队和张副才会一直没轻举妄动。

本来是还有个叶喻后记的,但我觉得我有点不会发糖了救命,就到这里结束吧。

给你们看我这篇文的大纲(救命,我完全不知道是一篇文!):

童话:

王子叶和大臣张走的太近,大臣张单箭头王子叶,王子叶不知道,只是把它当很亲近的朋友,后来国王王后知道了,请女巫把大臣张变成了一个XX(什么动物还没想好),他就一直跟着王子叶,看着王子叶娶了邻国公主,看着王子叶生了小王子,看着王子叶变成国王,看着王子叶老死(老叶临去前颇为想念老朋友),合棺时,他飞到了王子叶的棺木中

然后突然就炮灰了 邻国公主,让喻总上线,然后就。。

最后,再说一遍,祭祭酱生快么么哒!

 
评论(47)
热度(73)
  1. 晴光潋滟无焱_有一个想要填坑的美好愿望 转载了此文字
-全职叶all宁拆不逆,叶本命,其他基本都男神,喻王或者林方作为副CP也可吃
-【重点!】叶神在我这里自带光环各种外挂(比如全联盟痴汉叶神),叶相关CP绝不BE(叶神不开心就是BE)
-全职叶>喻>黄>all,叶喻一生吹,刘皓一生黑
-近战法师顾all主顾韩顾细,(顾/韩/细)>(御天/漂流)>剑鬼>all,不喜欢叶小五不吃顾叶
-声控,中抓阿杰阿册小心本命,日声控略多